旅途手记:(四)我们也需要这块“哭墙”

来以色列之前,有一个地方也是我梦想要去体验之处——哭墙(WESTERN WALL),这既是以色列犹太区有所罗门王所建的犹太圣殿遗迹,后来在公元七十年被罗马大帝所毁,只剩下圣殿西侧的墙壁,每逢安息日及其他犹太节日的前夕,以色列人便成群结队地来到墙边对墙哭泣,追思圣殿的被毁,表示不忘这段历史,现在已成为闻名世界的地方。

这天下午的耶路撒冷是一个阳光火热的下午。沿着当年耶酥背十字架的苦路穿行,首先要经过这堵世界著名的哭墙。进入大门是有穿蓝衬衣的旅游警察(TOUR POLICE)和灰黑色的特警值勤,看来这里确实不太简单(因为其它地方几乎没有见过穿制服的持枪警察),当然警察十分友好,个个都是帅哥,还有骑警,面对我们外来游客面带微笑,并任由你合照。(是呀!现在不笑等会你就面对哭墙了。哈哈!)

在一个宽阔的广场边上,这堵哭墙其实不大,宽度约50米左右,男女分隔两边。男宾这边还多了一个室内(墙),让人触目是虔诚的犹太教徒,尤其是自认为纯种的犹太人(大热天还身着黑色礼服、礼帽、洁白笔挺的衬衫)头帖着墙而静思、哭泣。作为外国(族)人的我先是向他们作注目礼,再而拍下他们的略带庄严的神态。接着也如他们一样尽可以头帖着墙壁,也感受一下这个墙的磁场——聆听一下这个千古的“神”韵、千古的哭音…

当然,我充其量只是表面的体验,无法与他们以民族的情感及心灵的传承去感受这种“震撼”。

这堵“墙”——作为犹太人实在是释放心灵的哀思悔怨的象征——千古以来的他们民族的流离失所、近代半个世纪的祖父母的悲惨命运…现在有着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园的实墙可以倚靠,可以尽情地倾诉、哭诉,可以思过、悔过,可以将各种先辈的苦难、自己的委屈尽情地释放出来,这是一种怎样的不同凡响的哭泣?

中国其实也有“面壁思过”——还有“面壁十年图破壁”的成语。当年印度高僧达摩来中国弘法,从广州辗转到嵩山少林寺也面壁八年修行。原来“面壁”也是智者修行的先例。各民族有着不同宗教文化背景,但“面壁”也是某种意义上的“殊途同归”。

我想,如果我们中国人也有这一面“哭墙”也是多么好的一件事啊!各位看官会问:老兄,这是中国啊!设这块哭墙会让人蒙羞,至少有什么意义?

因为中国文化渊源经常会自我抑制了真情实感——“男儿有泪不轻弹”!至少也是弱者无能的行为,“女人”也不相信眼泪了,因为时代要的是强音、强者!

好,且容在下慢慢道来!

当今世界悲剧仍然不断发生,人生更变得无常:地震、洪灾、矿难、海啸、恐怖袭击等等天灾人祸,亲人、同胞、朋友等同样面对这种“无常”和命运的多变。有这块“哭墙”可以形成“命运交响乐”的乐章,共同释放一种困惑和心灵上的不安。

我们真的需要这块“哭墙”,将它从以色列“复制”过来吧!?

但前提是我们要一个共识,一个心灵的境界和智慧,否则,这块哭墙也只是一块“墓碑”。

中国人不要怕哭,尤其现代人。

怕小孩哭(只是怕心烦)

怕女人哭(怕的是哀怨,一哭、二闹、三上吊)

怕男人哭(怕被笑怯懦)

怕打工仔哭(怕玩跳桥、跳楼秀)

我们有些同胞宁可跳桥也不敢放声大哭!

如真斗胆去哭,至少可以减压,从悲中反思、从哭泣中释放压抑的情绪…

敢于哭就是进步。可以反思过去,为死者哀思;面对上苍,感恩和平;面对将来,敢于承担。。。

回到犹太人这个“哭墙”命题,我们中国人从中可以吸取到什么?

最想说的是,先不要考虑如何在科技上超越他,首先如能够真正将“哭墙”引进回来,我敢说,我们可以超越犹太人!

因为敢哭放下了偏执,多了包容。是一种大智,一种反省,更是一种感恩。

这可不是百年简单的“哭墙”,它传递着心灵力量的电磁波,有一种感恩(上帝)的力量,有一种追求和平的渴望,还有一种感召民族团结的力量,这堵墙已形成了让世人最震撼、最可怕力量——你信不信?


东岳 2010年

手机版
搜素
分享
回顶部